电话:13209159600
关闭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职场资讯 > 海外资讯

在非洲出国打工的辛酸事 机场被勒索是常事

来源:出国打工网 时间:2024-07-25 作者:出国劳务信息网 浏览量:

河北省定州市吕家庄村,这个常住人口不到三千的小村庄。街道宽阔,两旁都是装修精细的两层小楼。但马路上却是行人稀少,冷冷清清。最热闹的时候就是孩子们午休或者放学的时间,骑着自行车打打闹闹。孩子们扔着书包,相互打闹,要是某个孩子因此掉下车子,笑声不停,直至悠然消失在巷子中。街道两旁总会看到零零散散的老人坐在自家带来的小板凳上聊天。老人们偶尔聊聊往事,回忆回忆以前的生活。

然而,夜幕降临时,一片寂静重新覆盖这个小村庄。

和中国的很多农村一样,吕家庄的很多劳力为了挣钱,都选择出国打工。而村中心的机票代售点会给人们一点提示,这里的人都是出国打工,非洲、新加坡是最主要的目的地。吕家庄常年有四、五百人在出国打工,挣回上千万的工资。

据代售点经营者孙丰涛介绍,每年村里来到他的小店买票的多达两三百。村里70%的劳力都有过出国打工经历。十年前,非洲是最受欢迎的路线。

然而,并不是每个出国打工的人都一帆风顺。上个月,尼日利亚移民局逮捕100名中国商人,罪名是非法贸易和非法居留。最后尼方释放了70名中国人。这也让舆论关注到了那些在非洲打工、做生意的中国公民的人生安全。对他们来说,非洲充满了机遇,也伴随着巨大的风险。其中一些人正考虑从这个神秘的大陆回到中国,或者转战新加坡,获得更安稳的环境。

出国务工的高工资待遇

与河北的大多数村庄不一样,在吕家庄,装修豪华的小楼房随处可见。曾在毛里求斯出国打工17年的高振尧建起了10间大房子,房间内部装上了地板,电脑和网络应有尽有,尽管多数时候都是儿子和孙子在摆弄。

1995年,高老汉跟随一家建筑公司到了毛里求斯,尽管天气炎热,他依然坚持了下来,每年可以挣到六七万。到了09年,一年10万不成问题。

吕家庄的长途迁徙始于1989年。那时的吕家庄穷的揭不开锅,除了每户1亩4分地再无其他门路挣钱养家。而这些土地也仅仅能满足温饱需求,孩子的教育和其他日常开支总是让村民们捉襟见肘。迈出最早一步的是李振英。1989年年底,他带着北京一家建筑公司的合同回到吕家庄,招募建筑工人去加纳。当时公司承诺支付工人1.2万到2万元的年薪。而这个数字至少相当于在家里干活所挣的10倍。

然而,面对机会,很多村民犹豫了。他们在对于改善生计的渴望和对未知世界的恐慌中徘徊。"对于外界的无知变成了一种恐惧,很多人从来没听说过非洲,怀疑去了非洲能不能活着回来"。

但是,对于高振尧来说,当时没有选择。贫困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众人的肩膀上,高振尧选择了迈出第一步。最终,他和另外四个村民加入了李振英的行列中,签订了两年出国劳务合同,踏上了非洲征途。随后的两年间,这六个人杳无音信,甚至村民们传言他们死在了非洲。

然而,事实胜于雄辩。1991年,高振尧带着3万块钱现金和一台彩色电视机回到吕家庄。在回家的当晚,村民们蜂拥至他的茅草房里,他人生中第一次做了一回演讲者。后来,他用在非洲攒下的钱盖起了小楼房。现在,家里的房子越来越多,人丁也越来越兴旺。

接下来的十年中,吕家庄的村民很幸运。很多人都在中国援建非洲的工地上打工。虽然他们不懂什么高科技,木工、钢筋工、砖瓦匠这些活不在话下。

一些聪明的出国务工者逐渐开始了自己的创业路,多数是自己雇人,通过承包大公司的工程项目挣的更多。曾经在阿联酋、安哥拉、毛里求斯打过工的郭平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通过出国务工攒下的五六十万资金,老郭雇了十几个人承包了刚果(金)的工程,这些中国人都是技术工,体力活缺人时就招一些当地人,成本更便宜。据郭平良透露,单这一个项目就能挣不下20万。如果项目更大的话,收益更多。

在定州市,每年有近2000人出国打工,吕家庄属于出国务工的大村,享有"河北出国务工第一村"的美誉。仅去年一年,全村就挣回来近5000万的工资收入。

孙丰涛介绍,2000年以前近90%的吕家庄人都去非洲了,现在大多数人都去新加坡,因为那里更安全。江海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定州分公司经理安鹏飞说,江海做的最多的是新加坡的劳务输出,非洲只有建筑工这一类,但是由于签证手续繁琐、时间长的原因,非洲已经不是理想的出国务工地点了。

出国务工恶劣的环境

上个月,西留春村的边子立和几位工友刚从安哥拉回来。工程尚未完工,但是由于当地举行总统大选,他们被迫先行回国。回忆在安哥拉的经历,他感受到了潜在的安全因素。

去年八月,边子立以最擅长的木工手艺获得了去安哥拉做工程的机会。当他到达首都罗安达机场时,被一名安检员拦下了,不停的翻他的行李。老边当时就茫然了,不知道什么意思。身边的同行提醒说,这是在要买路钱。于是,边子立给了10美元。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,那个安检员还是不放行。"他伸出了三个手指头,意思是要30美元。"故事并没有结束,回程时,他又要给安检人员30美元。

"30美元倒不是很多钱,但是问题是我感觉像是被抢劫了一样,这样我觉得很不舒服。"

在安哥拉,边子立和工友们平时并不外出。活动场所仅限于工地。包工头经常提醒他们,工地外面很不安全,希望他们不要自找麻烦。语言不通是一个方面,让包工头更担心的是外面经常发生抢劫甚至谋杀案,最安全的办法就是闭门不出。

"我们还是挺害怕的,一般下班之后我就睡睡觉,或者在QQ上和老婆聊聊天。"

同时,很多中国工人都不习惯当地炎热的天气,经常会得疟疾等热带疾病。尽管中国公司都会自己带上一些药品,但时常遇到严重病情时,这些药物还是不管用,得去当地的医院,而当地的医疗水平也相当有限。有一次,一个工友发烧了4天,昏迷不醒,不得已打电话给他老婆。好在过了几天,他还是恢复过来了。

谈及是否会再去非洲出国打工,边子立顿了一下。"目前没有这个想法,尽管工资不错,但是工作环境还是不尽如人意。"

(佚名)

微信扫一扫分享资讯
微信公众号
手机浏览

Copyright C 2022 hwzp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陕西星枫科技有限公司 陕ICP备18012436号 陕公网安备61011202000767

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未央区未央路80号 EMAIL:1061941020@qq.com

ICP经营许可证:陕B2-20240222 人力资源证: 陕人服证字[2022]第0106003123号

Powered by PHPYun.

用微信扫一扫